【独家】农民惨被牺牲 象牙行动朝野互呛

【独家】农民惨被牺牲 象牙行动朝野互呛 象牙行动派出军警驻守执法,园主与农民无法阻止行动。曾让金马仑农民闻之色变的象牙行动,随着大选临近,演变为朝野政党互相指责的课题。以执政党观点,若当初没插手,许多小型菜园芭地已被清空。反对党则认为,执政党没在行动拍板前挽救,才让无数菜园被摧毁,对农民造成惨重损失。

两方各说各有理,当地农民却恨不得双方都被打50大板!


不便具名的农民向《》记者表示,朝野政党在象牙行动事件中,均没有扮演好本身角色。

“无论朝野政党,选举前不断承诺,选举后就相互指责、推卸责任,农民惨变牺牲者。”

农民认为,代议士应尽所能,采用自己的方式阻缓执法行动,而非指责另一政党没有给力。

“执政党也令人无奈,重要领袖亦无法阻止象牙行动。”

怕与行动党扯上关系——丹那拉打州议员·梁金福


被指责没捍卫农民,受询时坦言问心无愧,澄清自己曾主动协助农民,但因我是反对党议员,被扣上“谁与之有关系将遭执法清场”的帽子。

自象牙行动开始,我就不断询问农民有何需要协助,惟他们看到我就躲得远远的,甚至赶我走,害怕与行动党议员扯上关系,芭园会立即被摧毁,让我无从下手,也不知从何帮起。

象牙行动后,他不断与各政府官员会面,希望能阻止行动继续。

利民政策被取消——连马华两名部长都无法阻止的行动,只是州议员的我,要如何阻止?面对农人谴责及在服务中心前示威,我不怪他们。

至于行动党在金马仑胜出后,许多利民政策被取消,如更新临时地契由每三年改为每年、不批准新的临时地契申请等,梁金福揣测为政治报复。

我有争取过,每次州议会我都提问题,甚至与州务大臣扛上,无法解决问题也让我倍感无奈。农民指责我之前,希望可先查看州会议纪录。

议员没捍卫农民利益——人民公正党金马仑区部主席·陈伟文

我不认为州议员在象牙行动课题上,有效捍卫农民利益。

他说农民逃避他,那是不是农民不站出来就无法采取行动?他依然可以组织其他人,也可发文告予媒体,告诉最新进展。在临时地契的课题上,也无替代方案。

90年代起,州政府就表明不会发新的临时地契,但不见他有什幺灵活变通,寻找新的替代方案,至少不断表示已向州政府反映,没有下文。

执政党保留实力,以马华两名部长在内阁的势力,应有能力阻止政府采取过于偏激的手法,或阻止象牙行动。

【独家】农民惨被牺牲 象牙行动朝野互呛 执法队用电锯将盛开的花卉摧毁。(档案照)

争取临时地契无下文——金马仑农业协会副主席·锺南丰

农民非强盗,采取象牙行动无需出动到国家安全理事会,若马华早前有为农民出声,情况就可能不会如此严峻。

农民只是希望能获得临时地契,但象牙行动执行迄今已经4年了,临时地契仍没下文。

2008年大选,丹那拉打州议席会由独立人士赢得,马华就应该觉醒,会输是因为执政了11届, 没为多少农民争取到临时地契,才会刮起反风。

当届州议员虽非执政党代议士,但他也可号召示威活动,让事件获得更多关注,然而神手摧毁农田时,不见尽力阻止执法。

彭大臣无法阻止——金马仑农业协会主席·黄田环

象牙行动是由中央直接下令执行,连彭亨州州务大臣也阻止不了,更何况梁金福只是区区丹那拉打州议员。

其实当时他也很无奈,虽想协助,但有心无力,结果还要被菜农指责,说他没为农民争取过。

我不否认在象牙行动中,马华有阻止国家安全理事会对付5英亩以下的非法农耕地,但其他团体也有同时争取。

马华在象牙行动落实前没出面阻止,而是执法行动越闹越大时才出面。惟我也认为5·05大选后,马华在中央的力量已大减,就算阻止,作用也不大。

马华感力不从心——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主席·拿督何启文

象牙行动并非马华说了算,不是喊停就能停。

马华是政党,不是执法单位,当时总会长不断向中央传达人民心声,恳求有关单位保留5英亩以下农耕地。

金马仑水灾后,象牙行动已是势在必行,各单位报告书都指是非法开发土地造成,中央政府须确保水灾不再发生,故下令铲除非法农耕地,让人民远离天灾威胁。

应被对付的是大片开垦土地的外地人,不是金马仑土生土长的农民,因此马华向内阁争取宽容处理,为5英亩土地的农民提供人道援助。

争取保留农耕地

马华在金马仑没有代表,但仍通过村长、区会代表,争取保留种植超过40年以上的农耕地,收集农民心声后提交上层。

梁金福有提呈备忘录、书面报告、见官员问进展,惟无法实际协助农民,其实他可更深入与当局商讨,寻找人道方案解决问题。

州政府担忧金马仑会过度开发,90年代就将该处列为敏感地,不再发出临时地契。

马华曾将5亩以下地主名单呈交给中央及州政府,避免农民成为象牙行动的牺牲品,也尝试通过各管道,如从森林保留地方面着手,希望有条件地发准证给农民。

协助农民解决土地问题属州议员责任,马华在当地只有市议员,力不从心,想帮也无从着手。

非法农耕“杀无赦”

金马仑2013年11月与2014年10月二度遭遇严重洪灾与土崩,导致惨重的伤亡与财物损失,灾害的导因被指为过度开发,中央政府在2014年12月展开“象牙行动”铲除非法农耕活动。

象牙行动集合警方、军方、民防部队、森林局、环境局、土地局等,动员数百人参与;无论花卉、蔬菜、水果、雨棚、支架或水管,在执法员挥动电锯、巴冷刀及驱动神手下,纷纷被夷为平地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