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终为始 生活要向前看

以终为始 生活要向前看

以终为始 生活要向前看

五月的某天傍晚,我坐在霍华家厨房餐桌旁,边喝着啤酒边看他準备牛肉三明治。

我说:「其实我回家路上再吃就可以了,你不用这幺麻烦。」

霍华回说:「你以为这麻烦啊?那你的料理技术还有得学了。再说,我们还有很多準备工作要做,我不希望你饿到发慌。」我们隔天要跟霍华以前的学生碰面,对方考虑要捐款给哈佛大学,我们必须趁晚上把策略拟定好。

我边嚼边说:「发生一件有趣的事。我想听听你的看法。」

「你说吧。」他说,顺便坐下来,听我讲乔治的故事。乔治是我的前同事,做事认真又自律,也很聪明勤奋。我认识他十年了,他的生活完全以事业为重心。

乔治那天刚好到波士顿,我们打算一起吃午餐顺便叙叙旧。可是人都来到餐厅门口了,他却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,我们索性饭也不吃了,接下来的两个小时,漫步在波士顿老街,听他吐苦水。他谈起了去年遭受的挫折与无奈。

乔治小时候家庭破碎、过惯苦日子的他,长大后一心想变成有钱人,套句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是想为家中妻小达到「财务上高枕无忧」的目标,绝不让他们受到小时候经历的苦,能有安稳的家庭,生活不愁吃穿。除了相当重视家人生活品质之外,他把照顾公司员工的福祉当作己任,也令我相当敬佩。

初入职场时,我们曾在一家饭店管理公司共事过。几年后,他就离职创业,开发一套效率更高的线上订房系统。我当时很佩服他的胆识,赌上微薄的积蓄,刷爆好几张信用卡,为一个未经证实的概念承担庞大风险。但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幺,也做出了一番成绩。

我们在波士顿重逢前一年,他把公司卖给一家大型酒店集团。公司被收购后一千万美元入袋。他的梦想成真,家人一辈子不必为钱烦恼。

基于收购合约的条件,乔治必须留任一年,这段期间的工作内容跟以前几乎一样,公司营运也大致正常。公司顺利度过经济衰退,营收逐渐成长,接手的新老闆也很少干预他。

我原本以为他应该春风满面才是。边走边听他解释,我才知道他几乎从卖掉公司第一天起,对工作就愈来愈不满,甚至苦不堪言。

我安慰他说,这是很正常的反应。一旦当过老闆,便很难用同样的热情为别人工作。此外,他提前实现重大的事业目标,突然失去干劲也是很寻常的。

乔治说,我所提出的问题都把重点摆在过去,但问题是在未来。他考虑二度创业,虽有好几个构想,但都不合适。也有顾问公司想延揽他,但他临阵却步。他现在甚至考虑去读法学院,虽然对当律师不是特别感兴趣。

我跟霍华说:「他比原本预期早了好几年实现职涯目标,现在却原地绕圈圈,找不到新的出路。」

霍华静静坐在一旁。我吞了几口三明治,接着说:「甚至连工作以外的活动,他也没兴趣了。他不再打高尔夫球,不上电影院,甚至可能辞去社区委员会的工作。」

「真的吗?」霍华说。这是我提到乔治后他第一次开口。

霍华思考了一会儿,抛出好几个问题,我当下有点吃惊,因为他似乎没有问到重点。

他问:乔治在大学或刚开始工作时是否常打高尔夫球?我回答:高尔夫球是后来才学的。刚认识他那几年,他倒是很喜欢打保龄球,我觉得很无趣,但他很迷,把我拖去打过几回。

他还问:乔治参与的社区组织有哪些?我答:当地艺术中心和美国肺脏协会。他接着问:乔治喜欢创作吗?家人是不是有肺脏疾病的病史。我答:就我所知,两个答案都是否定的。

回答完霍华的问题后,我也丢了一个问题给他:「这跟他未来的职涯规划有什幺关係?」

「关係可大啰。」他说,「每个人的生活与工作都是由许多块拼图拼凑起来的,如果不知道成品的模样,甚至连四个边都找不到,怎幺会知道该先拿哪一块拼图呢?」

乔治就像是拿到一堆新拼图,不知从何着手。

我说,「俗话不是说『如果你不知自己要去哪里,走哪条路都到不了』吗?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吧,我总觉得以前的人会认真思考人生的目标在哪里,有了大概念之后再做决定,但现代人好像很少这幺做了。现代生活步调好快,事情一件一件接着来,大家没有停下来好好思考的习惯,只想赶快行动,不愿意『浪费时间』思考。这让我想到我生意伙伴渥高兹(Mike Wargotz)讲的一句话─匆匆行动,快快失败。」

霍华点点头,停顿了一下,「就好像很多人以为人生装有GPS,只要一按,就能点出职场公路上哪个交流道最好走。可惜啊,GPS的功能再强大,没有事先设好目的地,也没办法教你该怎幺走。」

「讽刺的是,通常都是那些自认聪明、有才气,或者是认真工作的人,才会掉进这个逻辑陷阱。因为他们觉得凭自己的聪明、才气和勤奋,自然而然会知道该以多快的速度前进,又该在何时转弯,即便连目的地要去哪里都还不确定。」

霍华说:「有意义的幸福人生是一整幅拼图,需要花心思、花时间拼凑。如果只拿一块拼图就想拼出事业或生活,不懂得前瞻思考─这块拼图该放在人生全景图的哪一处,恐怕是自找苦吃。」

我知道,多年来霍华遇过许多所谓的「成功人士」,如果用金钱、地位、头衔,或其他狭义标準来衡量成功的话,这些人绝对是佼佼者。但他们却没能静下心来思考,在更複杂、更长期的人生大拼图中,那块成功的小拼图应该放在哪里。

我提出不一样的看法。「我倒是觉得,他在许多方面都很努力。」我说:「工作、家庭、朋友、社区事务都有经营,只不过这个正面的转变,让生活失去了平衡。」

霍华露出贼笑,彷彿早已布好棋局等我掉进圈套,现在终于手到擒来。「对啊,他有朋友、有社区事务,有高尔夫球……从表现上看,可以说是有好多面的立体人生。不过我愿意跟你赌一整盘牛肉三明治,他的生活其实是假立体的。」

「『假立体』的人生,到底是什幺意思?」

「意思是说,不管他自己知不知情,那些活动只是他追求财务成功的手段,并不是圆满人生的要素。他只是把同一个面向往外延伸,看起来很多元,其实不然。我才会说是假立体的。」

霍华的意思是说,乔治打高尔夫球,不是因为他真的喜欢打;去听交响乐,不是因为他真的锺情古典乐;担任艺术中心或肺脏协会的要职,不是因为他有满腔热诚的使命。他参加这些活动纯粹是因为这是建立人脉最好的方法,对拓展公司业务有帮助。

但天大的好运突然降临,他所建立的生活网络几乎没了意义。乔治突然又回到原点,工作上如此,心灵有块角落也如此。他不知该如何重新起步,因为究竟为何会落到这般田地,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。

「你别误会了,艾瑞克,我其实很佩服乔治。他牺牲了个人真正的人生目标,才能达到这些成就。」

见我一脸狐疑,他解释说:「我认为财务无虞并不是乔治最终的目标,只是达成目标的一个手段。老实说,我觉得他真正的人生目标其实很简单,就是保护家人、照顾家人,包括妻小和员工。赚大钱以及为了赚钱而做的大大小小事,都只为了达到这个最终目标。」

我把他这番分析想了一会儿,提出我的看法:「所以说,他现在应该重新聚焦才对。他应该敞开心胸思考人生还有什幺事情对他很重要,有哪些事让他觉得快乐、有意义和满足感。」

「再回到拼图的比喻。」我说:「他应该为人生建立起扎实的图框,有了清楚的画面,遇到这幺重大的转折点时,就能更得心应手。」

霍华回答说:「但是,我说的并不是建立一个死板僵硬的框架。框架必须与时俱进、灵活变通。人生本来就是既有弹性又持续演进的。你今天建立的框架,一年后确实还适用,但是你今天如何因应转折点,一定会改变你明天的生活。」

他指了指背后的书架,要我看那套做工精细的西洋棋。「就好像玩西洋棋一样。下了头几步棋,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会影响整盘棋局。再小的一步,都可能产生重大而长远的影响。你不能一直想着刚才那一步,要把心思放在当下。」

「换句话说,」我说:「不要用上一个转折点的方式来处理。把重点放在眼前这个转折点,从今天的角度而不是昨天的角度来看你要什幺样的生活。套一句智者的话:生活要向前看。」

听我偷用他最喜欢讲的一句话,霍华笑出声:「说得对啊!」

「好,那表示乔治以前的框架已经彻底瓦解,这点我相信他自己也知道了,但他要如何建构新的全景图呢?怎幺拼出未来全景图的边框呢?」

霍华听到我的问题,露出灿烂的微笑。「他应该以终为始。」

「什幺?」

「我说啊,以终为始。乔治应该先想想,自己走到人生终点时,希望有什幺样的结局。赚了很多钱是很好没错,但他希望死后能留下什幺?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把眼光放远,思考自己想留下什幺。愈早顿悟这一点,愈容易找到正确方向,人生才会愈快乐。」

「以终为始,是指一开始就花时间勾勒未来的愿景,不管是工作与生活,都以这个愿景为依归。」他继续说:「要找出自己想留下什幺在世间,有时候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你最想听到大家在告别式上怎幺说你。」

摘自《做自己生命的主人》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Photo:Will Clayton, CC Licensed.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