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羊粪堆肥‧牛尿驱虫‧雷梅诗乐当有机农夫

以羊粪堆肥‧牛尿驱虫‧雷梅诗乐当有机农夫来自亚罗士打的雷梅诗大学毕业后,在机缘巧合下投入有机农业的行列。在人人打拚事业的高峰期,她将青春交託给大自然,当一个忠于天和地的有机农夫。6年的农业生涯没有让她大富大贵,但是她逐渐明白,有些事情不能用金钱衡量,因为大自然赋予她更宝贵的礼物,即是心灵满足。31岁的雷梅诗说,她在大学毕业之前,从没想过自己会当上农夫。高三毕业后,她获得新加坡大学的录取信,当时,她的朋友选修工程系,她却不知何去何从,几经思考后,她才发现自己嚮往教育,最终在理科大学修读特殊教育系。毕业后,她因机缘巧合而与两位友人投入有机农业领域,从此成为爱护大自然的有机农夫。“理大华文学会给我的影响很大,理华秉持3大使命:社会、生命和艺术,是为了`培育智慧个体,建立美好社会’。毕业后,我没有经济负担,心里想做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,于是,我就和朋友当有机农夫。”起初,这3名农业门外汉在浮罗山背租了一块地,但他们的努力耕耘换来的却是农作物歉收的下场,虽然如此,他们并未因此放弃,并一面拜访农夫交流,一面上课学习。两个月后,其中一人因家庭因素退出,3年后,另一个友人也因为人生目标的差异而抽身。虫子是常客她披露,基于自身能力及现实考量、土地使用权的问题、伙伴的退出、有机农业即存的不稳定性,以及旁人的质疑,她开始反思自己的前途。“我在有机农业看不到前景,并常会反问自己,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还是放弃?到底值不值得?”她带着这些无法解答的疑问当了3个月的临教,2013年,农业局批准了她在槟城湖内申请的1.5英亩土地。当时她对着长满杂草和树丛的土地,不知从哪里开始,也没有具体计划。所幸,友人协助她清理土地,并与她讨论长远计划,而“蔓慢”生活市集就是他们讨论出来的成果。“起初,所有事情都得自己动手做,拔草、建架子、种植等,平日还得拜访农夫交换心得,偶尔也参加农业培训,或买书增进知识。”经过一番努力耕耘,菜园充满生气,蚂蚁、蜜蜂、鸭子,以及形形色色的虫类,都是菜园的常客。菜园里有廿多种菜,包括番薯叶、小白菜、茄子、蕹菜等,至于香料则有香茅、姜花、九层塔、薄荷等。针对在城市当有机农夫能否维生的问题,她说,售卖有机菜可解决基本生活开销,但不能应付奢侈的生活需求。不用愁吃穿她笑称自己没有伟大的理想,只是做好本份,做好有机农业,身边的人自然会看得到。6年的农夫生活,让她每天都离不开浇水、翻土、播种、施肥、移苗等事物,千篇一律的工作让她忍不住大喊枯闷,但她在有机农业领域得到的心灵满足和成长,足以抵消这一切。“我在菜园的生活开心自在,不愁吃穿,对物质要求低,反而更用心去发现和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,珍惜人与人之间的交情。”有机菜的成长时间比一般喷农药的蔬菜慢一两个星期,显然不符合经济效益,这一点,雷梅诗看得很清楚。“农业应该是一种生活态度,如果将农业当作生活条件,那是很苛刻的,毕竟有机菜的收成比较慢。不过,慢慢种的菜特别好吃,且很有菜的味道。”吃着自己种的菜,她开始思考食物与环境的关係。她说,有机农耕不使用农药和化学肥,除了让人类享受健康的食物,也是一种让环境永续的方式。“有机农耕没办法马上看到成果,反之以养土为主,泥土肥沃,农作物就会长出来。待人道理也一样,真诚待人,不急于看到回报,对方心里必感受得到。”有人一味追求外国进口的有机蔬果,她说:“外国有机菜固然好,但坐飞机来的路途中已耗去不少能源,不如吃本地种的菜更好。毕竟取菜较方便,节能又减碳!”种固氮植物添养份初到湖内的园地,雷梅诗发现当地土质属于黄黏土,且掺杂很多沙,土质很差很硬,几乎找不到几条蚯蚓。她知道,养土是首要任务,因此,她不惜耗时做堆肥和绿肥,誓要让土地恢复肥沃。堆肥需要粪便和乾草,梅诗向当地农夫取得羊粪,以一层乾草,一层羊粪,间接撒放矿物质的铺排,放置3个月,就是现成的堆肥。至于绿肥,她会种植豆科植物,如红豆、绿豆和花生等,在开花结果前将整棵植物割下来,翻进泥土里,让植物在泥土里腐烂,释放氮素,增加泥土的有机质。“植物最需要氮素,而豆科的植物具有`固氮’的能力,在补充土壤养份,特别是氮肥方面非常重要。”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养土,在双管齐下使用堆肥和绿肥后,如今菜园的土质变好了,蚯蚓增加了,蔬菜产量也增加,让她感到很欣慰。苦楝树叶泡水驱虫提及灭虫之道时,雷梅诗说,她从未刻意灭虫,而是採用天然驱虫剂来减少害虫。她披露,她平日常生採苦楝的树叶,将之浸水一夜,再把泡叶后的水混合自来水,撒在土壤上。此外,发酵数个月的牛粪牛尿也有助驱虫。“一般农夫用农药很快见效,但用了就没办法停下来,因为一旦停用,害虫还是会重来。”她披露,在农业里只用一种方式不见得成功,而是要搭上不同的管道,结合时机,就会看到成效了,而她的菜虫也较之前减少。她打趣地说,害虫破坏植物,在农业没有价值可言,但牠在自然界的存在会引来天敌,构成完整的食物链,这才能维持生态平衡。“你看我种的菜有虫蛀蚀的洞洞,但我种的菜却特别翠绿,很肥美,有些菜农还会误以为我喷农药。这说明,只要养好土壤,蔬菜就会长得漂亮。”农业被边缘化农夫看天吃饭,天气的转变,不但影响农夫的收入,也磨练着他们的毅力。梅诗最喜欢晒太阳,一天不晒就感觉不自在,人好,菜也好。狂风暴雨是农夫的噩梦,她坦言,一场大雨就足以毁坏辛苦培植的农作物,起初,她对此感到很无奈,久而久之,她渐渐明白,有些事情本不在掌控之中,而她也因此学会接受现实,以平常心看待。“天气的变化反映着人类的破坏行为,一旦大自然的运作受打扰,就会产生前所未有的气象,方可继续运作。”她说,农业里潜藏太多学问,除了需抱着谦卑的心态学习,还得不断地追求农耕知识才能对症下药。“大多数的有机农夫都是外行人,反而一般农夫多因为获得长辈的指导而拥有丰富经验,因此,我常向一般农夫学习更多技术上的知识。”对一个农夫而言,拥有一片自己的土地才是长远之计,因为唯有如此,农夫才能安心打理和规划土地,而雷梅诗的土地原是向农业局租用而来,所以,她每两年就需更新租用合约。她说,养土需要至少2年的时间,有些人甚至用上3至5年的时间,而租地方式毕竟没有保障,试想想,若是农业局过后不批准租用合约,那幺,农夫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就白费了,所以,她从不敢作长远规划。“槟岛的大部份土地都被徵作发展用途,农业处于被边缘化的困境,这也是农夫的悲哀。”她认识的有机农夫多是租用土地,基于槟城的土地价格太高,拥有一片土地只能化为她心里的一个愿望。鼓励大家到菜园买菜蔓慢生活市集在2013年9月诞生,每个月的首个週日,以不同的主题在湖内农业中心(Pusat Agropelancongan Relau)举行。市集除了摆卖有机产品,同时设有才艺分享、永续农耕导览、故事妈妈说故事等环节,期望建立开放及自由的交流平台,落实永续生活的理念。市集的主题活动变幻无穷,有糕点製作班、剪纸艺术班、手作摇摆钟、小凳子製作及彩绘,10月的週日市集就曾以“体验再生纸”为主题,让小孩成人亲手製作再生纸,享受手作的乐趣,也能响应和实践环保概念。雷梅诗说,通过市集,有机农夫不但能以更好的价钱售卖农作物,消费者也能以合理的价格购买有机菜。同时,消费者也能向有机农夫了解蔬菜的生产过程和料理方式,以促进双方的互信和了解。初时,市集的人潮和摊子不定,一些人因好奇而来,接触后就支持这种理念。至今,蔓慢市集已有一群固定的顾客到来光顾,他们通过市集认识雷梅诗后,索性直接到菜园买菜,或介绍友人到菜园买菜。除了当有机农夫,她也希望推广生态教育,结合农业和教育的知识,让小孩接触大自然,激发和开拓他们的感官。她就曾举办农野导赏活动,带领小孩以眼睛、鼻子、耳朵、嘴巴和身体感官感受大自然,包括观看蜜蜂生态、喝蜜糖、嗅香料、用香料做饼乾、触摸昆虫等。“现代小孩较少接触大自然,他们无法感受天气的变化,也不了解自己的内心,尤其是先天性有缺陷的孩子,更需要以感官认识大自然及认识自己。”/副刊‧报道:陈婉欣‧2015.12.02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