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赞成监视小孩的脸书吗?

你赞成监视小孩的脸书吗?

在台湾,脸书的渗透率亚太第一,根据脸书亚太区总裁所公布的资料表示,台湾总共有1400万活跃用户,这其中也包括许多小孩,可以想见的是,脸书已经成为台湾人的重要网路生活体验,以往家长会担心小孩沉迷电玩,现在则是担心他们到底都会在脸书上说些什幺。

不久前美国加州的 Glendale 联合学区与专门监控社群网站的公司 Geo Listening 达成协议,交由该学校监视13,000名学生的社群网站,包括脸书、Twitter、Instagram等学生的公开资讯,都将会被该公司蒐集后交给学校高层分析与了解,但该公司表示自己将不会抓取被设置为「私密」的内容。

校方表示该服务并非是单纯监控学生,而是为了防止包括霸凌、自杀等常见的校园问题,他们期望能透过此监控服务获得更多学生的心理状态资讯,以期能够提早运作校园的预防机制。

最近佛罗里达才有一名12岁少女 Rebecca Ann Sewick 因为学校的霸凌而走上自杀一途,而两名同校的学生则因为在脸书上辱骂与承认自己霸凌 Rebecca 而遭逮捕。美国校园的霸凌问题严重,也因此让学校想出这个方式应对。

你赞成监视小孩的脸书吗?

隐私与安全的冲突。

即使Geo Listening 公司宣称该服务只会抓取公开资讯而不是私密内容,但社群网站为了能够将个人资料成为卖广告的最佳工具,因此会不断瓦解你的隐私权(脸书即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),因此像 Geo Listening这种靠侵犯隐私的公司也只会越来越多。

从社群网站的层面来看,如果你的隐私权受到侵犯,那你很可能会因此遇到人际关係上的问题,例如因为某些政治言论话题而得罪你的朋友;但当别人监控你的时候,保护隐私就成为另一个问题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些人拿你的隐私资料来干嘛,表面上他们会告诉你是为了保护你,但私底下可能拿你的其他资料去做一些违法犯纪的事情。

你赞成监视小孩的脸书吗?

台湾呢?

如果将这个情况对应到台湾,我们光从一堆无名裸照被解密的情况开始,就知道台湾人对于隐私的认知有多幺低落,尤其是涉世未深的孩子们更是如此,他们无法认知到脸书与过往的MSN、即时通以及Skype软体不同,发言都是会针对绝大部分的人,而不是单纯的少数人,而误会与摩擦也由此而生。

根据台湾公共卫生杂誌的研究表示,台湾有18%的国中生曾被霸凌或参与霸凌;而根据儿福联盟的统计,更有6成的国小生曾有被霸凌的经验(2009年)。光从数字来看,这两项调查的比例可能都比你我认知的情况还高。

但儿福联盟的调查是安亲班的小孩,而非是全面性地从国小学生中抽样,特定环境会造成抽样的误差,因此要说这可能会与整体情况的数据相差较远。

你赞成监视小孩的脸书吗?

「上」有政策,「下」有对策

其实类似的监测服务早就已经在你我身边,中华电信有个称为「色情守门员」的监测服务,会透过ISP端挡开色情与暴力的网站,同时也有很多类似软体会帮助家长过滤相关网站,但事实上你不可能100%挡掉所有的色情暴力网站─就像许多人小时候会偷偷买成人片或黄色书刊一样─,甚至有的网站已经準备好不会被色情守门员挡开的路径,只为了能够多赚一点流量或服务费。

况且社群网站的申请不难,这年头一个人有三四个帐号的状况也屡见不鲜,毕竟类似 Geo Listening的组织并非是政府机关,不能随意监听(哈!)或是调阅个人资料,因此自然也无法得知他们到底有几个社群网站的帐号,更不用说完全得知状况。

现在的小孩从小接触新科技,适应环境的状况比你我的想像都快,如果他们真的有心,你永远无法得知他们何时会脱离你的掌握之下。与其仰赖现代科技监控一切,不如花点时间「了解」与「关心」,或许家长的收穫会比想像中还多。

图片来源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