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结婚为前提的试婚

文/上田太太 

「世事难料」这句话是真的。

日本交换留学毕业后,回到台湾的我进入职场工作还学贷。原以为两人之间的感情能不受距离影响,却忽略面对景物依旧人事全非的阿桃,心里会是如此难受,最终他提出了分手。

分开的那一年,我们断了联繫,原以为缘分就这样结束,阿桃的爸妈(后称桃爸、桃妈)却对我说:「当不了媳妇没关係,我们家早已把妳当作女儿看待,在台湾找更好的对象吧!」这番话让我深深感动,他们的好我一直铭记在心,不仅每个月寄来小礼物为我加油打气,桃妈更是经常传电子邮件来关怀问候,一整年的台湾生活,没了阿桃,却多了在日本的温暖家人。

「人算不如天算」这句话也是真的。

一年后的某天,一如往常上班工作时,收到了桃妈突如其来的委託,阿桃即将要到台湾交换留学半年(日本的上下学期与台湾刚好相反,加上阿桃休学一年,所以虽然我们年纪相同,但我毕业时他还在辛苦与课业搏斗中),希望我能以朋友的身分,有空时多照看他一下。不可思议的是,阿桃选择就读的学校竟是我的大学母校﹁建国科大﹂,当下心里五味杂陈却又带着一丝喜悦,实在矛盾。

阿桃来台湾那半年,我每天上班工作,能关心他的时间有限,没想到我妈阿云捨不得他孤伶伶的样子,每个週末都邀他来家里,为他烹煮大鱼大肉当自己的孩子餵养;阿桃也很识相地总把料理吃光光,在那半年,足足胖了十公斤(好像离题了)。

因为相处时间变多,我们谈了许多关于分开失联的这一年内,各自发生的事,渐渐地找回了当初对彼此的熟悉感。在留学结束前他对我说,希望能再给他一次机会。

「这就是缘分」的声音,在我心头萦绕久久不散,挣扎许久之后,我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,也再给自己一次机会。

打算就这样跟着他一起回日本生活时,阿云竟跳出来反对。虽然她总是对阿桃惜命命(台语),但妈妈就是捨不得女儿离得这幺远,便每天在我耳边碎念:「妳怎幺不找个有钱人嫁一嫁就好了?近一点也好啊!」只是,妈妈请妳告诉我,这世界上哪有那幺多有钱人可以嫁啊!

总之那段时间,阿云用尽各种方式,却始终无法动摇我想为爱追随去日本的心意。抗争到最后,只好对她撂下狠话:「与其要我嫁给不知道在哪里的有钱人,倒不如让我先试试看跟阿桃一起生活,假使一年之后发现彼此不适合,那我就回来。」阿云拗不过我,便不吭声地答应了。

家庭革命成功,我立即办妥日本打工度假的手续。几个月后,再度回到日本,回到阿桃身边。

原以为到日本生活之后就是完美结局,却没想到阿桃应徵上一家非常传统的公司,每天从清晨到半夜的上班时间、前辈老鸟制度以及公司守旧的文化,让他备感压力。

当时的我,对未来生活还没有想法,在台湾工作一两年的积蓄,在缴付完学贷后也已身无分文,凡事都需要依靠阿桃。看到他工作这幺辛苦,我暗自在心里决定:「一定要靠自己来支持阿桃,即使再怎幺难撑,也要撑下去,给我妈看,也给自己一个挑战。」为了赌一口气,来到日本与阿桃爱相随的酸甜苦辣奋斗史就这幺展开了。

豆芽菜生活

刚进入试婚生活的我们,经济基础尚不稳定,身为社会新鲜人的阿桃,早上五六点就得去公司上班,回到家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。当时觉得自己应该要先照顾家里,学着怎幺煮饭,把所有事情安顿好,把这一年的时间当作是「花嫁修业」(日语中的「婚前新娘特训」)。

但是阿桃上班的时间实在太长,我一个人在家的时间很多,总是不停思考自己到底能够为家里多做点什幺。为了节省开销,先是把家附近的超市特价时段都熟记在心,每天逛超市变成最大的娱乐消遣,若还能抢到红色标籤的特价商品,就会高兴上一整天。

日本超市里通常都有特价区,摆放在那边的商品可能赏味期限比较短,或者不是那幺漂亮完整,但价格便宜很多,有时还会出现半价以下的折扣。

我的个性比较随性,集点卡与特价品这些东西完全不放心上,但认识阿桃之后,发现集点卡简直就是他的命,还会为了买到最优惠的商品而连跑三间超市疯狂比价。

看他这样,让人总不经意地在心里嘀咕「你都把人生浪费在这种小事上」。

可是一起生活久了,为了要平衡家计支出,不知不觉地,我竟也变得斤斤计较,甚至比阿桃还更会精打细算。(笑)

有次运气真的太好,让我抢到只要日币九元的豆芽菜(折合当时台币约二至三元),与日币二十七元的杏鲍菇(约台币七至八元),重点是它们还挺新鲜的,让人一度怀疑店员是不是贴错标籤,但怕抢输其他专职主妇欧巴桑,还是先拚了再说。

当天晚餐就用抢到的战利品,连同家里剩下的肉片,搭配烧肉酱随意炒一炒,一餐只要约台币十元就能轻鬆打发阿桃,真是太划算啦。

在经济最拮据时,阿桃曾对我说:「生活如果难过,我们就多吃点豆芽菜,便宜又营养,一样还是可以活得很好,如果将来多了孩子的陪伴,就一起过着豆芽菜生活吧!」他的乐观,总能把辛苦的生活变得没有那幺难捱,就像豆芽菜,不需要太多照顾,依旧可以坚强地活得很好。

市场的人情味

生性节俭的阿桃,来台留学时,第一次在台湾菜市场大开眼界,发现不只有种类繁多的蔬菜水果贩卖,更多了一份超市里买不到的「人情味」,尤其是跟阿云一起买菜时,往往在一连串讨价还价后,总是能多带走一把葱、一根姜,看似一脸不情愿的老闆,其实心里也是很高兴的。

以结婚为前提的试婚

一包折合当时台币约2元的豆芽菜跟7元的杏鲍菇。

务实不浪漫的爱

阿桃是个很迟钝的人,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,人生字典中更是没有「浪漫」两个字,他所给我的都是很务实、很实际的东西。

开始一起生活的某天,送他出门上班后,门锁一关上,门板后方夹了很多便条纸的留言板也应声掉落。我一边碎念一边整理的同时,发现留言板纸条的最下层有张纸写着:「今天也要为了我最棒的女朋友好好加油」。

这是我们还没共同生活时,他每天出门前对自己的加油打气。

以结婚为前提的试婚

今天也要为了我最棒的女友好好加油。

想到他每天早出晚归,公司上班压力如此大,突然觉得好心疼。经常抱怨他不懂女孩的心,不会花言巧语,却不知道原来在他心中,竟把我看得这幺重要。想起那些一起走过的喜怒哀乐,害我差点把玄关哭成游泳池。

擦乾眼泪后,我也在那纸张上写下回覆的话:「最最喜欢的桃太郎,工作辛苦了。每一天我都超超超喜欢你,每一秒我都超超超想见你。一直都支持着你喔Go! Go!」。

隔天早晨,送他出门上班时,我们同时看到了这张纸条, 再同时转头看着对方,一起笑了。

胎胎理髮厅

为了省下理髮的钱,没有剪髮经验的我,还是对阿桃直接动刀。想不到太阳太大,阿桃的爸爸为我们準备了一把有着甜美蕾丝的少女阳伞,在一旁帮我们拍下了这实验性的一刻。

以结婚为前提的试婚

本文出自《上田太太不上班:从台湾女儿到日本人妻的(辛酸血泪史)幸福之道 》远流出版

以结婚为前提的试婚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相关推荐